<address id="ft73t"><rp id="ft73t"><ruby id="ft73t"></ruby></rp></address>

<del id="ft73t"><output id="ft73t"><cite id="ft73t"></cite></output></del>
<output id="ft73t"></output>

      <strike id="ft73t"><p id="ft73t"></p></strike>

          <strike id="ft73t"><ruby id="ft73t"><b id="ft73t"></b></ruby></strike>

          <dl id="ft73t"><ol id="ft73t"><del id="ft73t"></del></ol></dl>
          • 手機版
          • 我要投訴
          • 我要投稿
          • 客服電話
          • 400-6632-500
          新聞 > 技術 >動力電池集體擴產能否緩解“電池荒”?

          動力電池集體擴產能否緩解“電池荒”?

          作者/來源:中國汽車工業信息網
          2021-09-02 11:01:39

            和整車項目一樣,動力電池也是高投入高產出的大項目,投資規模動輒百億元,預估產出營收則更高。而且,動力電池企業多、擴產項目多,不像整車項目那樣“僧多粥少”,只有熱門一、二線城市才有機會,只要手里有礦,“十八線”小城同樣能勝出。

            緊隨“芯片荒”之后出現的“電池荒”,是這一輪動力電池企業忙著擴產、上新項目的主要原因。動力電池企業新一輪增資擴產熱潮,除了引發資本扎堆、地方政府拼搶、原材料價格瘋漲之外,能否真正解決“電池荒”的問題,業界尚有不同看法。

          60121734634226f622870d378c4412b2.jpeg

            01 電池荒與擴產忙

            8月份,動力電池企業的擴產項目依然一個接一個。月初,贛鋒鋰業宣布,控股子公司贛鋒鋰電擬投資84億元,在江西新余和重慶兩江新區兩地,建設年產15GWh新型鋰電池項目。中旬,中航鋰電宣布與合肥市簽署投資協議,總投資248億元的中航鋰電合肥基地項目正式落戶合肥長豐縣,中航鋰電將在當地新建年產能50GWh的動力電池及儲能電池產業基地;蜂巢能源宣布在浙江湖州開建總投資56億元,年產15GWh的動力電池的新項目;比亞迪旗下負責動力電池業務的弗迪實業新增鹽城、濟南兩個分公司,可以預見背后同樣是大規模投資的新項目。

            8月12日晚,寧德時代的一筆近600億元的定增公告,奏響了這輪動力電池企業增資擴產的最強音:587億元的融資中,除了70億元的技術研發開支、93億元用來補充經營流動資金之外,其余資金將全部用于鋰電池產能的擴建。

            實際上,這一輪擴產潮已經持續了有段時間。在疫情突襲、汽車行業不太景氣的2020年,擴產已經是動力電池行業的主旋律,不少企業都在熱火朝天地上馬新項目。據媒體統計,2020年,鋰電池投資項目28個,26個公布了投資金額,投資總額逾1820.23億元。

            到了2021年,動力電池企業的擴產步伐不僅沒減,還進一步擴大。研究機構的統計顯示,今年上半年,多家動力電池企業宣布擴產,相關投資項目共57筆,總投資規劃超3500億元。

            動力電池擴產的主要原因,是市場需求快速增長。進入2021年,全球電動化進程提速,新能源汽車行業也迎來大發展。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今年1-7月,我國新能源汽車共銷售147.8萬輛,同比增長2倍,已超過去年全年136.7萬輛的水平。歐洲、美國也紛紛出臺多種政策,拉動新能源汽車銷量快速上漲。

            新能源汽車銷量增長超預期,導致上游產業鏈供應緊張,“電池荒”也隨之出現。今年1月,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就在財報會議上表示,電池供應已經成為“目前電動汽車普及的障礙”。3月,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表示,今年二季度電池供應將遭遇最大瓶頸。5月,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表示,客戶最近催貨讓他“快受不了了”。

            其實,目前整個動力電池行業的產能,是供大于需的。行業統計顯示,2020年我國動力電池產能共計為511GWh,但出貨量僅為80GWh,總產能利用率僅為15.66%。同年,我國動力電池產量為83.4GWh,裝機量為63.6GWh。今年上半年,我國動力電池產量累計約為74.7GWh,但裝機量為52.5GWh,大約有30%的動力電池尚未裝機。

            行業分析人士認為,目前的電池荒其實高端產品不足,中低端產品嚴重過剩。頭部企業的優質產能嚴重不足,落后的企業產能則嚴重過剩。

            02 技術、資本支撐的“大玩家”時代

            從行業人士的分析看,伴隨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動力電池企業此前也在不斷擴產,但這一輪的擴產潮還是有些不一樣的地方。

            一是積極擴產的基本都是“優等生”。近期忙著擴產的動力電池企業,基本上都是目前市場裝機量排名前列的一線和二線企業,三、四線電池企業難覓蹤影。一、二線企業擴產忙,三、四線企業掙扎求生,正是動力電池行業當下冰火兩重天的景況。

            動力電池行業龍頭寧德時代,也是次輪擴產中步伐最大的。其增資公告中披露5個項目,共新增產能137GWh。寧德時代2020年報披露,公司已建成69GWh的產能,其中在建工程中的產能達77GWh,加上次輪新增產能,寧德時代總產能將達283GWh。

            二線動力電池企業中,裝機量、行業排名快速上升的中航鋰電和蜂巢能源的擴產步伐很大。中航鋰電除了對江蘇常州、廈門兩大基地進行擴產,今年還接連敲定了成都、武漢、合肥三個新基地,擴增產能超過100GWh ,根據其規劃,2022年產能達200GWh ,“十四五”總產能超過300GWh。蜂巢能源則新增四個項目,新能產能近80GWh,其目標是2025年產能增至200GWh。

            二是擴產規模大。動輒都是百億投資規模,產能20 GWh很常見,部分新上馬項目產能高達50GWh-60GWh,相當于今年上半年整個行業的裝機量。

            三是這一輪擴產有新技術做支撐。積極擴產的企業,基本都有過硬技術傍身。寧德時代基于三元鋰電池的CTP電池系統產品,降低成本、簡化工藝的同時還提升能量密度和安全性,還有新近發布鈉離子電池技術,是鋰離子電池的很好補充。比亞迪有刀片電池,將磷酸鐵鋰電池的“功力”大大提升。

            中航鋰電與廣汽埃安深度合作開發的LFP彈匣電池,在電池材料和電池包上實現創新,針刺試驗后不起火不爆炸,可承受1400度高溫。蜂巢能源發布無鈷電池和方形疊片工藝,通過電池材料和制造工藝的創新,降低三元電池的成本,提升生產效率。國軒高科則發布JTM(Jelly Roll to Module,從卷芯到模組)集成技術,與刀片電池等效。

            四是這輪擴產備受資本熱捧。寧德時代規劃新增產能137GWh的同時,發起了高達582億元的定增,融資規模超過90% A股上市公司的市值。中航鋰電去年年底引入一批戰略投資方,注冊資本由此前的69.9億元增至127.6億元,目前正沖刺IPO;蜂巢能源7月底宣布完成102.8億元B輪融資,計劃明年登陸科創板。

            在行業投資人士看來,未來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的投資重心將從整車向產業鏈中上游轉移。一方面,造車新勢力的主力企業已經上市并經歷股價飛漲,市值已經非常高,而在特斯拉的不斷降價之下,造車新勢力之間的市場競爭日益激烈;另一方面,傳統車企發力新能源,各類汽車制造商都在加大推出電動車,這對產業鏈的中上游企業更為有利。

            值得注意的是,動力電池企業近期的新增擴產項目,在各地都是地方政府十分看重的重大投資項目。和整車項目一樣,為了爭取優勢項目落地,地方政府提供的不止是土地、稅收等支持,還有十分給力的資金、融資支持。

            在一、二線動力電池企業忙著擴產的同時,三、四線動力電池企業則不斷退出。7月底,有中信產業基金背景的力信能源宣布破產重整,成為繼錢江鋰電、沃特瑪、環宇電源、遨優電池、湖北猛獅等之后又一家倒下的動力電池企業。

            對比今年上半年和2018-2019年動力電池企業裝機量前十名單,曾經的主力天津力神和深圳比克、北京國能等企業已經不見蹤影。除了寧德時代和比亞迪一直穩坐前兩名之外,第二梯隊的動力電池企業名單和座次都變動較大。

            整體來看,行業競爭加劇之下,動力電池行業的“大玩家”時代已然到來。

            03 提前卡位迎接行業爆發

            新一輪大規模擴產之后,目前困擾整車企業的“電池荒”問題能否解決?

            對此,業內有不同意見。樂觀者認為,“電池荒”不像“芯片荒”,存在關鍵技術卡脖子問題,我動力電池產業的產業鏈相對完善,發展也很快,目前的短缺主要是由于今年新能源汽車猛然提速,中上游產業鏈跟不上導致的。而從目前來看,國內動力電池企業的產能擴建動作很快,動力電池缺貨問題不難解決。

            但也有看法認為,全球新能源汽車產業都在加速,國內外車企紛紛加快推出電動車的背景下,動力電池短缺的問題還將持續。

            蜂巢能源董事長楊紅新在受訪時表示:“缺芯之后,汽車制造行業面臨的主要供應短缺將是電池。由于產能釋放需要時間,未來幾年電池產能將持續吃緊?!?/p>

            近日,美國銀行在發布的報告中預計,2025/2030/2040年,全球電動汽車滲透率將分別提高至23%、40%和67%。而且,美國銀行還根據模型推算,動力電池供應或于2025~2026年“售罄”,屆時各電池廠產能利用率都將超過85%。2026~2030年間,“電池荒”可能進一步加劇。

            廣發證券研報也預測,即便是考慮了每年新增擴產后,在2021年、2022年、2024年、2025年,全球動力電池預計仍將會分別出現17GWh、30GWh、45GWh、370GWh的產能缺口。

            還有業內人士擔心,動力電池行業的新一輪產能擴張,是否會帶來產能過剩的問題。據證券機構統計,我國頭部企業的動力電池規劃產能已達到1100GWh,可供高達2200萬輛車使用。

            從整車企業與動力電池企業的發展來看,產能過剩在所難免,新興行業快速發展的同時,勢必會帶來大量熱錢涌入,產能擴張,一輪輪擠泡沫中,優勢企業和優質產能留下。

            對于動力電池企業而言,眼下最關心的問題,除了擴產就是原材料漲價。很大程度上,動力電池企業的產能擴張計劃,也刺激了動力電池原材料價格進一步上漲。原材料價格飛漲,引發動力電池企業向上游擴張,布局鋰礦等戰略資源。

            今年1月,國軒高科年產3萬噸三元正極材料項目開工,項目建成后具備年產30000噸高比能、高安全、長壽命和低成本鋰離子電池三元正極材料。2月,國軒高科與宜春市人民政府簽署戰略協議,國軒集團將投資115億元在宜春經開區建設鋰電新能源產業項目。僅2021年一季度,國軒高科已斥資超235億元加碼上游材料及電池回收。

            3月,動力電池企業億緯鋰能宣布與德方納米設立合資公司,專注于生產低成本優質的磷酸鐵鋰,并優先向億緯鋰能及其子公司供應。合資公司項目計劃投資總額為20億元,年產能10萬噸。

            7月底,寧德時代與宜春市人民政府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寧德時代將在宜春經濟技術開發區和相關縣市區建設碳酸鋰等上游材料生產基地。

            蜂巢能源之所以選擇在四川遂寧建立動力電池工廠,原因之一就是具有“中國鋰業之都”美譽的遂寧具有豐富的鋰鹽資源,能為蜂巢能源提供主要的電池生產材料來源。

            新能源汽車替代燃油車已是大勢所趨,動力電池企業要提前卡位,做好技術、產能上的準備。就像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年初所說的,未來5年,鋰電產業市場將迎來井噴期,快速進入TWh時代,高效率、高品質的交付將是企業重要的核心競爭力。

            


          來源:中國汽車工業信息網

          特別聲明: 以上內容轉載自中國汽車工業信息網,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如有侵僅請聯系刪除,轉載內容并不代表CNEV新能源汽車網(www.zebarh.com)立場。

          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

          分享至:
          最多可以輸入140字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0)

          ?
          日本三级理论人妻中文字电影

          <address id="ft73t"><rp id="ft73t"><ruby id="ft73t"></ruby></rp></address>

          <del id="ft73t"><output id="ft73t"><cite id="ft73t"></cite></output></del>
          <output id="ft73t"></output>

              <strike id="ft73t"><p id="ft73t"></p></strike>

                  <strike id="ft73t"><ruby id="ft73t"><b id="ft73t"></b></ruby></strike>

                  <dl id="ft73t"><ol id="ft73t"><del id="ft73t"></del></ol></dl>